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dl1963.com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八大山人的墨荷VS齐白石的红荷  

2017-03-19 14:48:18|  分类: 中国画欣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xiaolin日志八大山人的墨荷VS齐白石的红荷
荷花是八大山人最得意的画题,他爱荷、梦荷、吟荷、写荷、画荷,荷花是他艺术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

墨荷艺术独步古今,纯以笔墨取胜,罕见用色,其笔墨和形式简练的背后,给人留下了无穷的审美空间。

读山人的荷花作品,如同品一杯西湖龙井,初次品尝,淡乎寡味,不知好在何处。时光荏苒,待你尝遍了世上所有的甜饮和浓茶烈酒,厌倦了声色名利,再次定下心,慢慢消受一杯那淡淡的茶香,你便会对八大山人笔下的荷叶最具如是的特色。荷叶形象单纯之极,简练之极,或点厾、或泼写,绝少画叶脉,也没有复杂的空间变化,只是一笔笔写去,万豪齐发,干湿浓淡一任自然。这样的线条似不着力,但中侧锋之间变化自如,弹性十足,墨色变化自然而细微。这种淡淡的味道别有一番体会。八大山人 荷石四屏八大笔下的荷花均为双钩,用笔若紧若松,笔笔中锋,花瓣皆不圈死,气口充盈,完美写出了荷花高雅绝俗的逸气、清气和神仙气,仿佛隐身荷叶丛中的一个个荷花仙子,半遮半显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八大山人 荷凫图 弗利尔美术馆藏再看莲蓬,形象与现实中的莲蓬相去甚远,诸多细节均被略去,圆鼓鼓的花托往往被平面化,甚至简化为三角形状,滚圆的莲子也被提炼为两三条短弧线。在黑

八大山人 荷鸟图简练的艺术语言看似简单,实则源于多年艺术实践的“洗炼”之功,所谓“如矿出金,如铅出银”。当然,洗去的不仅仅是艺术语言中的杂质,更重要的是洗去心中的杂念和世事的喧嚣,还人以清风朗月般的审美时空。色花托衬托下,明如珠,润似玉。八大山人是一个巧于布置画面空间的画家。山人荷画中的物象,往往占据画面边角位置、或对角空间,其间以修长的荷柄承接,此外别无一物,大片虚白,干净之极。这些空白给人以亦天亦水亦雾岚的朦胧感,也给人以闲适的宁静感,似乎时间已然凝固,荷塘中另有一个不受世事惊扰的彼岸世界

八大山人 荷鸭图轴八大笔下的荷塘世界是一个极其疏朗的艺术空间。熟悉八大荷画的人都知道,在视觉上,八大笔下的荷塘空间永远是那么疏朗,那么空灵剔透。似乎,那里的荷柄比其他画家笔下的荷柄要高大的多,疏朗的多。似乎这里不是现实的荷塘,而是疏朗的高大乔木林,你大可以徜徉林下闲步、品茗。也许,你还会想起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《荷塘月色》所营造的月光中的荷塘意境:宁静如梦幻。在这样的荷塘里“你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”外无世界,内我自我,完全沉醉在一个时光凝固的荷香世界中,轻松、宁静。

八大山人 野荷清趣空白之中,一片空明,透着淡淡的光线、轻微的和风,沉寂之中尙可听到淅淅沥沥的细雨声,聆听这声音,需要闲适的心态、纯净的灵魂,正如庄子所说,“若一志,無聽之以耳,而聽之以心;無聽之以心,而聽之以
二、齐白石的红荷    齐白石画荷,不同于一般文人画家的观念传达与形式氣。聽止於耳,心止于符。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。唯道集虛。虛者,心齋也。”听之以耳,莫如听之以心表现,是出于他对青少年生活的回忆:家乡杏子坞附近到处是荷塘,种荷、栽藕、采莲剥子是乡人劳动生活的重要内容。到了晚年,对家乡生活的回忆更是常常激发齐白石画荷的冲动,他画过晴荷、雨荷、枯荷、盛开的荷……,仿佛画家要把满腔的乡思都倾泻在这些熟悉的物象上。,听之以心,莫若听之以气”。的确,这是一种天籁之音,宁静之中的声音,侵入人的灵魂深处。

齐白石曾有诗记述家乡的这段生活:“挂书无角宿缘迟。廿七年华始有师,灯尽无油何害事,自烧松火读唐诗”。

齐白石的生活经历决定了他不可能去做文人士大夫们的附庸,他艺术的情感与触角伸向了普通人所熟悉的现实生活.他虽从古师,但拒绝了“无病呻吟”的虚假齐白石笔下的荷图大多拥有固有的乐观健朗的神气,无论是秋荷、残荷、还是缀以虫鸟的荷趣图,荷花的形象皆挺拔而厚重,苍劲而清健。他主张画家必须以真实的生活为创作依据,不能笔下妄为,要对客观对象加以提炼和概括,以营造生动的艺术形象。在这个提炼与创作的过程中,齐白石则认为“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。”齐白石画荷大致有两种体制,一是画近景荷直接描绘荷叶、荷梗、荷花,穿插以禽鸟鱼虫等。这种体制由古代的折枝花传统发展而来,在变法初期,齐白石画荷主要受八大影响,以简练、冷逸、空灵、清瘦为主要特色。经过变法,吸取了吴昌硕的浑厚笔法,转为厚重饱满、浓墨艳色、强烈醒目。但其构图之变化多端、出人意料,与鸟虫相配生动有趣却是吴昌硕所不及的。他创造的红花墨叶法更是表现出了民间浓郁的审美趣味,一扫文人画的荒凉之气,传达出强烈的生命勃发的力量。

八大山人的墨荷VS齐白石的红荷一、八大山人的墨荷
荷花是八大山人最得意的画题,他爱荷、梦荷、吟荷、写荷、画荷,荷花是他艺术生命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八大山人 墨荷八大山人的墨荷艺术独步古今,纯以笔墨取胜,罕见用色,其笔墨和形式简练的背后,给人留下了无穷的审美空间。读山人的荷花作品,如同品一杯西湖龙井,初次品尝,淡乎寡味,不知好在何处。时光荏苒,待你尝遍了世上所有的甜饮和浓茶烈酒,厌倦了声色名利,再次定下心,慢慢消受一杯那淡淡的茶香,你便会对这种淡淡的味道别有一番体会。

八大山人 荷花 八大山人笔下的荷叶最具如是的特色。荷叶形象单纯之极,简练之极,或点厾、或泼写,绝少画叶脉,也没有复杂的空间变化,只是一笔笔写去,万豪齐发,干湿浓淡一任自然。这样的线条似不着力,但中侧锋之间变化自如,弹性十足,墨色变化自然而细微。

八大山人 荷石四屏八大笔下的荷花均为双钩,用笔若紧若松,笔笔中锋,花瓣皆不圈死,气口充盈,完美写出了荷花高雅绝俗的逸气、清气和神仙气,仿佛隐身荷叶丛中的一个个荷花仙子,半遮半显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

八大山人 荷凫图 弗利尔美术馆藏再看莲蓬,形象与现实中的莲蓬相去甚远,诸多细节均被略去,圆鼓鼓的花托往往被平面化,甚至简化为三角形状,滚圆的莲子也被提炼为两三条短弧线。在黑色花托衬托下,明如珠,润似玉。

八大山人 荷鸟图简练的艺术语言看似简单,实则源于多年艺术实践的“洗炼”之功,所谓“如矿出金,如铅出银”。当然,洗去的不仅仅是艺术语言中的杂质,更重要的是洗去心中的杂念和世事的喧嚣,还人以清风朗月般的审美时空。


八大山人 荷花八大山人是一个巧于布置画面空间的画家。山人荷画中的物象,往往占据画面边角位置、或对角空间,其间以修长的荷柄承接,此外别无一物,大片虚白,干净之极。这些空白给人以亦天亦水亦雾岚的朦胧感,也给人以闲适的宁静感,似乎时间已然凝固,荷塘中另有一个不受世事惊扰的彼岸世界。

八大山人 野荷清趣  空白之中,一片空明,透着淡淡的光线、轻微的和风,沉寂之中尙可听到淅淅沥沥的细雨声,聆听这声音,需要闲适的心态、纯净的灵魂,正如庄子所说,“若一志,無聽之以耳,而聽之以心;無聽之以心,而聽之以氣。聽止於耳,心止于符。氣也者,虛而待物者也。唯道集虛。虛者,心齋也。”听之以耳,莫如听之以心,听之以心,莫若听之以气”。的确,这是一种天籁之音,宁静之中的声音,侵入人的灵魂深处。


八大山人 荷鸭图轴八大笔下的荷塘世界是一个极其疏朗的艺术空间。熟悉八大荷画的人都知道,在视觉上,八大笔下的荷塘空间永远是那么疏朗,那么空灵剔透。似乎,那里的荷柄比其他画家笔下的荷柄要高大的多,疏朗的多。似乎这里不是现实的荷塘,而是疏朗的高大乔木林,你大可以徜徉林下闲步、品茗。也许,你还会想起朱自清先生的散文名篇《荷塘月色》所营造的月光中的荷塘意境:宁静如梦幻。在这样的荷塘里“你什么都可以想,什么都可以不想,便觉是个自由的人”外无世界,内我自我,完全沉醉在一个时光凝固的荷香世界中,轻松、宁静。 (文/齐雪)
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翠鸟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水鸟

八大山人(1626~1705) 蓮花魚樂圖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荷花

八大山人 墨荷图轴二、齐白石的红荷齐白石画荷,不同于一般文人画家的观念传达与形式表现,是出于他对青少年生活的回忆:家乡杏子坞附近到处是荷塘,种荷、栽藕、采莲剥子是乡人劳动生活的重要内容。到了晚年,对家乡生活的回忆更是常常激发齐白石画荷的冲动,他画过晴荷、雨荷、枯荷、盛开的荷……,仿佛画家要把满腔的乡思都倾泻在这些熟悉的物象上。

齐白石曾有诗记述家乡的这段生活:“挂书无角宿缘迟。廿七年华始有师,灯尽无油何害事,自烧松火读唐诗”。
齐白石的生活经历决定了他不可能去做文人士大夫们的附庸,他艺术的情感与触角伸向了普通人所熟悉的现实生活.他虽从古师,但拒绝了“无病呻吟”的虚假。

齐白石笔下的荷图大多拥有固有的乐观健朗的神气,无论是秋荷、残荷、还是缀以虫鸟的荷趣图,荷花的形象皆挺拔而厚重,苍劲而清健。他主张画家必须以真实的生活为创作依据,不能笔下妄为,要对客观对象加以提炼和概括,以营造生动的艺术形象。在这个提炼与创作的过程中,齐白石则认为“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,太似为媚俗,不似为欺世。”

齐白石画荷大致有两种体制,一是画近景荷,直接描绘荷叶、荷梗、荷花,穿插以禽鸟鱼虫等。这种体制由古代的折枝花传统发展而来,在变法初期,齐白石画荷主要受八大影响,以简练、冷逸、空灵、清瘦为主要特色。经过变法,吸取了吴昌硕的浑厚笔法,转为厚重饱满、浓墨艳色、强烈醒目。但其构图之变化多端、出人意料,与鸟虫相配生动有趣却是吴昌硕所不及的。他创造的红花墨叶法更是表现出了民间浓郁的审美趣味,一扫文人画的荒凉之气,传达出强烈的生命勃发的力量。

 

 


(本微信微信内容转自网络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